主页 > 要闻 > 刷量系统操控的直播带货

刷量系统操控的直播带货

标签: 2021-01-12 09:26

“云控系统为直播引流,最多可以控制2万台手机,不需要人工操作,云端发布指令后,2000条自定义发言自动发出,句句不重样。”河南郑州一家传媒公司的测试机房内,销售经理李飞正盯着眼前的上百台手机,向远道而来的客户讲解公司开发的云控系统如何控制直播间流量。 在他身后,技术人员一番操作,原本黑屏的手机齐刷刷进入同一个直播间。如果不出意外,这套系统能昼夜不歇地对支架上的所有手机,同时执行“关注主播”、“发言带节奏”、“点赞送灯牌”等命令。
销售人员展示的直播引流系统后台操作页面。受访者供图 2020年,直播带货成为经济领域的新风口,各路网红、达人、明星纷纷挤进直播间,给消费者“种草”,也从中收割流量。在利益驱使下,像李飞这样批量炮制流量数据的灰产人士应运而生。在他们手中,流量数据被明码标价,90元可买500个机器粉进直播间发言带节奏,包三个小时。使用者,大到孵化网红的中介MCN(Multi-Channel Network多频道网络)机构,小到田埂上的个体果农。 在流量数据至上的直播江湖里,主播手握漂亮的数据,与MCN机构、商家合作时往往拥有更大的筹码和议价权,头部主播向商家压价,争取“全网最低价”以吸引顾客;MCN机构孵化主播的同时,还要防着主播绕过机构直接与商家合作。主播、MCN机构、商家三者之间看似互利共赢,实则充满了较量与博弈。 2020年下半年,多位头部主播卷入流量数据造假、虚假宣传的旋涡中。这些经过粉饰的直播间,终于暴露在公众面前。 直播数据“注水” 带货七八分钟,成交500多单,这是深圳一家零食品牌今年试水带货直播的“战果”。没想到,直播结束后的经历让黄兴兴有种坐过山车的感觉。 2020年7月,一家MCN机构找到她,希望进行合作。对方宣称,旗下有个主播即将在某短视频平台直播首秀,其很有可能达到千万粉丝级别,已经在该短视频平台官方推出的流量推广工具上花了不少钱。 双方商定,黄兴兴公司需付坑位费2万元,主播佣金按商品成交额的20%收取。 黄兴兴回忆,这场直播持续了4个小时,因为是混播,只有七八分钟的时间是在介绍她公司的产品,当场成交了500多单,最终卖了两万多元。没想到,之后几天至少三分之二的消费者发起了无理由退款,黄兴兴要求主播补播,但对方说什么也不答应。黄兴兴怀疑可能有人在刷单,她认识的几个品牌方也同样遇到了“被刷单”的情况。 直播时“刷”出来的虚假繁荣,在直播后落在真金白银上,黄兴兴的公司损失了至少1.5万元。 如今直播带货出现了新的玩法,即花钱买机器粉进直播间观看、带节奏,制造“销售火爆”的假象。尽管平台进行了多轮清理,但这些灰产人士依然活跃在社交平台上。 在QQ群以“直播人气”作为关键词搜索,很容易找到提供刷量涨粉的卖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征求意见稿》指出,传统电商平台和短视频平台直播带货都被要求按照《电子商务法》规定履行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的责任和义务。 在刘晓春看来,直播带货可以看作是传统电商的一种延续,主播用个人形象吸引消费欲,达到流量变现和商品销售双重目的,这种新兴销售模式使得商家和个人的边界模糊化,整个业态发展还存在一些不太完善的地方,需要社会各界及时作出应对。 (文中李飞、黄兴兴、李亮、许彬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金贻龙

湖南新闻网 Copyright @ 2020-2021 湖南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