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济 > *ST拉夏风波后续:董事长段学锋辞职,此前实控人细数其三宗罪

*ST拉夏风波后续:董事长段学锋辞职,此前实控人细数其三宗罪

标签: 2021-01-22 23:32

*ST拉夏的罢免风波或告一段落,此前被实控人邢加兴提请罢免的董事长段学锋已提交辞职报告。

1月5日晚间,*ST拉夏发布公告称,于1月4日收到公司董事长段学锋的辞职报告。段学锋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段学锋确认与董事会并无意见分歧且无任何其他事宜须提请公司股东关注。辞职生效后,段学锋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去年12月22日,*ST拉夏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邢加兴将自行召集和主持公司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本定于2021年1月11日召开,而即将召开的这次股东临时大会所要讨论的议案,是关于提请罢免拉夏贝尔董事长段学锋的职务。1月5日,*ST拉夏发布公告称,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取消相关议案,已增加《关于选举董事的议案》及《关于选举独立董事的议案》。

段学锋由邢加兴提名,担任*ST拉夏董事长7个月,公司已多次更换董事长和总裁等高管。在公告中,邢加兴细数段学锋“三宗罪”,包括未深入了解公司的业务营运及管理、未能根据其职责建立稳定的内部管理结构及为其本身或其他人士经营与公司相同的业务等。

不过,邢加兴虽然是*ST拉夏的实控人,但其本人和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的公司股票及孳息,被上海金融法院拟执行拍卖或变卖。

段学锋的主动辞职与邢加兴有何关系?1月6日,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2013年8月至今任中科通融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18年5月至今任北京北矿冶金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董事、经理,2019年6月至今任迈尔富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20年3月至今任新疆恒鼎棉纺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

据公司在港股披露的文件,邢加兴认为段学锋在担任公司董事兼主席期间未能尽忠职守,以维护股东及本公司的利益,及切实履行其作为董事的职责及义务。

邢加兴还列举了段学锋的“三宗罪”。包括未能深入了解公司的业务营运及管理以及在其任期内公司业绩出现大幅下降、未能根据其职责建立稳定的内部管理结构,亦未能确保本公司稳定经营和为其本身或其他人士经营与公司相同的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ST拉夏这一操作引发了监管层的注意。去年12月22日,就*ST拉夏控股股东提请罢免董事长一事,上交所对其下发监管工作函。上交所要求*ST拉夏披露公司股东邢加兴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具体情况和相关程序以及董事会、监事会核实股东自行召集股东大会的有关情况,说明是否勤勉尽责,是否严格按照《公司法》以及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尽职履责。

不过,*ST拉夏两次延期回复上交所,截至段学锋辞职,公司仍未回复。

1月5日晚间,*ST拉夏还披露了一份有关股东大会补选董事和独立董事的议案,提案人均系邢加兴的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

公告显示,鉴于董事张妤菁及独立董事肖艳明于2020年12月11日辞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及专门委员会的相关职务,公司在任董事会成员为5人;根据《公司章程》规定,公司董事会由7名董事组成。为保障公司董事会的正常运作,优化公司内部治理结构,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作为直接持有公司8.25%股份的股东,提名张莹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提名黄斯颖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任期自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公司第四届董事会届满之日止。

高层更替,诉讼缠身,*ST拉夏经营如履薄冰

实际上,在邢加兴出手欲罢免段学锋之前,*ST拉夏已经经历过多次高层更替。

在2001年至2019年10月期间,邢加兴一直担任*ST拉夏董事长、总裁。2019年10月,邢加兴辞去总裁职务,由公司首席财务官、联席总裁、执行董事于强接任公司总裁。不过,去年2月,于强辞去总裁职务,邢加兴再次出马。

去年4月20日,尹新仔出任*ST拉夏总裁,从2013年8月开始,尹新仔历任公司销售和市场推广部总经理、营销副总裁、高级副总裁。不过,去年8月,尹新仔申请辞去总裁一职,随后*ST拉夏总裁位置空缺三个月,直到公司老将章丹玲接棒。

然而,去年12月9日,章丹玲辞去总裁一职,由另一位老将张莹接任。

除了高层动荡,*ST拉夏的经营状况也如履薄冰。据公司去年12月22日披露的关于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监管工作函的公告,公司自2019年12月9日至2020年12月9日,累计诉讼涉案数量为439起,涉案金额约15.23亿元;银行账户实际冻结金额账户数共计85户,实际冻结金额合计约2.05亿元;公司被查封不动产账面价值合计12.97亿元。

*ST拉夏坦承,因面临资金紧张、生产经营停滞、员工离职或放假、关键人员频繁变动的情况,导致组织机构运转受阻,公司内控环境存在一定瑕疵、内部监督有所缺失。 并且公司主动采取减员增效等原因,各职能部门相关人员流失严重。

此外,公司表示,由于累计案件创下新高,司法诉讼压力较大,客观上,造成了诸多案件累计数量较大,未作到及时有效披露,未来进一步完善法人治理结构,提升公司治理水平,保证公司持续、健康发展。

由于*ST拉夏目前经营面临流动性风险,公司称其上下游供应链均受到影响,因主要银行账户已被冻结,大量应收账款与预付账款目前未能收回,资金周转出现困难。公司经营状况恶化,订单大幅减少,人员不断流失,生产经营处在半停顿状况。未来,公司可能存在因逐年亏损造成现金流断裂的情形,将对经营能力造成重大影响。

截至1月6日记者发稿,*ST拉夏跌2.19%,报1.34元/股。

湖南新闻网 Copyright @ 2020-2021 湖南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