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济 > 董事长锤伤总经理背后:亏损、引战,华信信托尚未走出兑付危机

董事长锤伤总经理背后:亏损、引战,华信信托尚未走出兑付危机

标签: 2021-01-11 20:56

谁能想到,2021年开年,华信信托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成为舆论焦点。

1月7日,一则董事长锤伤总经理的消息震惊众人。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事件发生在1月6日,动用锤子的是华信信托董事长董永成,被打伤的是公司总经理王瑾。

1月8日上午,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一纸通报证实了华信信托六旬董事长打伤总经理一事,并透露犯罪嫌疑人董某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此时距离事发已过去近两日,然而贝壳财经记者在1月8日警方通报前致电华信信托时,一位员工仍表示“不清楚”。1月8日午间,华信信托发布声明称,董事长董永成现已刑事拘留。王瑾伤情稳定,正住院治疗。当前公司全体工作人员状态稳定,公司各项业务正常进行。

在高管上演“全武行”背后,是华信信托密集暴雷,至今仍处于兑付漩涡中,欠着约70亿元未还,去年11月公司宣布引入战投。董事长与总经理矛盾何来?有业内人士称,华信信托董事长和总经理可能就是对不良处置存在分歧,或是总经理向监管部门举报了公司违法违规行为。

一位信托业资深人士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公司内部可能有矛盾甚至“派系”,从总经理被打伤后,很快就有人透露给了媒体就能看出。华信信托所属的“华信系”,曾与明天系、安邦系一同被金融高管点过名,被指“野蛮扩张”。该人士透露,华信信托也曾与当地某金融机构关系密切。

六旬董事长锤伤总经理被刑拘,事发近两日公司员工称“不清楚”

董事长“锤伤”总经理,让华信信托站上风口浪尖。1月7日晚,《中国经营报》报道称,华信信托董事长董永成在大连办公楼的电梯里,使用锤子打伤公司总经理王瑾,王瑾头部和鼻子都出血,随后被送医,董永成被刑事拘留。

这一消息已被警方证实。1月8日,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通报,1月6日17时许,西岗区大连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办公楼内发生一起故意伤害案。

“经初审,犯罪嫌疑人董某成(男,64岁,大连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与王某(女,54岁,大连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因工作产生矛盾,董某成持械击打王某致其身体多处受伤。目前,王某正在医院救治,犯罪嫌疑人董某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通报称。

事发已近两日,然而在警方上述通报前,贝壳财经记者致电了华信信托总机,其接电员工表示“不清楚”。记者追问可否转接相关部门电话,对方称“他们回答也(会)是这样”。

华信信托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总员工数不过149人。其中董监高9人,自营业务人员11人,信托业务人员100人,其他人员29人。

1月8日午间,华信信托发布公告称,当前公司全体工作人员状态稳定,公司各项业务正常进行。

被打者王瑾刚任总经理一年

业内人士:疑与董事长在公司不良处置上有分歧

董事长和总经理有何矛盾?有业内人士猜测,发生冲突的原因可能是公司内部对不良处置存在分歧,甚至可能是想掩盖一些问题;也有可能是王瑾向监管部门坦白了操作上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

“华信信托内部可能有矛盾甚至派系。”一位信托业资深人士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华信信托当前仍处于兑付漩涡中,公司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董事长来自大股东,王瑾是从公司内部做起。从时间线看,王瑾去年1月刚上任公司总经理,年内公司被暂停资金池业务并连续暴雷。日前王瑾被打伤后,也很快就有知情人士透露给了媒体。

2020年初,华信信托曾公告,经公司2019年度第二次临时董事会审议通过,大连银保监局资格核准,公司总经理由黄铎变更为王瑾。

在2019年的财报中,王瑾还是常务副总裁职务。彼时53岁的她,曾任华信信托财务部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主持工作),理财中心/研究发展中心总经理,总裁助理、副总裁。2019年6月出任公司常务副总裁。黄铎彼时是公司总裁,也是主管会计工作负责人。

彼时63岁的董永成,曾任工商银行大连市分行技改处副处长,工商银行大连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现任华信汇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信汇通”)董事长、总经理,并由华信汇通推举为华信信托董事长。

财报显示,华信汇通是华信信托第一大股东,持股25.91%;第二、三大股东分别为北京万联同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沈阳品成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股19.9%、15.42%。

而“工商银行大连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是华信信托的前身。资料显示,华信信托设立于1987年,后经多次增资、改制、更名,2013年更名为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注册资本增加到66亿元。

华信信托身陷兑付泥沼:

20多款信托产品延期,一个多月前宣布引战

据公司目前披露的最新一年(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2019年末净资产123亿元。但拥有100多亿净资产的华信信托,却还欠着约70亿元的项目资金未还。

去年9月,一则“监管部门要求华信信托暂停业务,在资金池清理完毕之前不得新发产品”的消息在业内流传,据称监管下达这一要求是在当年4月,同期四川信托也被叫停资金池业务。

作为融资类信托业务的一种,“资金池”信托业务一直以来备受市场诟病,往往会被认作是用来兜底掩埋“不良”的工具。而华信信托资金池业务已持续多年,其间大量滚动发行。

自去年9月至今,华信信托陆续在其官网披露了27款信托计划延期公告,延期原因均为融资企业无法按期偿还融资本息,导致信托产品按信托合同约定进入延期期间。截至目前,27款延期产品已兑付了4款。

有媒体报道称,2019年,华信信托亏损1.52亿元,被银保监会列入了六家高风险信托公司之列。

受兑付事件影响,公司股权拍卖也不被投资者看好。去年11月15日,华信信托3000万股股权在首次拍卖未果的情况下,二次拍卖起拍价降至七五折,但依旧惨遭流拍。

两天后的11月17日,华信信托面向全国征集战略投资者,拟引入单一或多家战略投资者,计划引入资金34亿-68亿元,注册资本增至100亿-13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引战,原大股东不惜同意出让控制权,希望尽快化解目前公司所面临的风险。

市场另有消息称,去年12月华信信托召开过一次视频会,称有一家国企日前到华信信托做尽调,来了20余人,进展顺利。

该流传资料显示,董总在会上称,作为辽宁唯一一家信托公司,从来都是按期兑付,2020年3月资金池业务暂停后,仍坚持以自有资金兑付。公司面临的问题不是资不抵债、不是逃废债,而是现金流出现问题,但公司底层资产和应收权益合计约400亿元,能覆盖兑付需求。大股东华信汇通也在会上介绍了解决方案。

有分析认为,董事长持械伤害事件无疑对公司形象和公司治理带来重大不利影响,或会对公司存量项目处理和引进战略投资者工作带来重大不确定性影响。

据银行间市场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华信信托实现营收-4.17亿元,亏损5.55亿元。

被指野蛮扩张,“华信系”曾与明天系、安邦系一同被周小川点名

华信信托的问题或在更早前已经埋下。

“华信信托公司业务覆盖不广,基本都在地方。有点类似于自己倒腾,和明天系嫡系的新时代信托套路比较像。”前述业内人士提到,五六年前去大连时,了解到华信信托跟地方一家金融机构关系十分密切,买华信信托的项目,可以在该机构做质押,这是业内很少见的做法。不过两家机构现在形同陌路了。

公开资料显示,华信信托所属的“华信系”,曾与明天系、安邦系一同被周小川点过名。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2019年11月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应急管理项目“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课题2019年度交流会上谈到金融风险时指出,最早是规模较大的私营企业出现问题,如明天系、华信系、安邦系等。

周小川谈到,这些公司“野蛮扩张”,资本金增加以后继续加大杠杆,膨胀进一步加快,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高杠杆。而高杠杆的首要原因是靠向金融机构借款、靠发债等来加杠杆,很多还是利用自己控制的金融机构进行关联交易。

另据公开信息,华信信托第一大股东华信汇通,被指是华信系的上层控股公司,以华信信托为中枢纽带,涉入多家金融机构。华信汇通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2004年11月,经过几年快速发展,注册资本增至33亿元,成为集金融、实业于一体的综合化集团公司。

贝壳财经记者1月8日多次致电华信汇通,但截至发稿未获接听。

在1月8日午间的公告中,华信信托表示,公司将积极配合公安部门案件审理和调查工作,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进一步规范治理结构和决策体系,团结带领全体员工,坚定工作目标,尽最大努力,推动落实公司后续资产清收、引进战投等工作,维护好广大信托受益人的合法权益。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湖南新闻网 Copyright @ 2020-2021 湖南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