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 司法亲子鉴定乱象:两鉴定机构违规招代理,血样邮寄可作假

司法亲子鉴定乱象:两鉴定机构违规招代理,血样邮寄可作假

标签: 2021-01-15 23:34

两份已调换过的血样,经过美吉司法鉴定所鉴定后,让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得到了“亲生关系”的司法鉴定结果。 美吉司法鉴定所全称为美吉医学检验有限公司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按照其与代理的约定,代理不仅可以自行定价收费,发展二、三级代理,还能直接为被鉴定人采血,并通过邮寄的方式,将关乎到鉴定结果的血液样本邮寄到鉴定所进行鉴定。 根据司法部相关要求,司法鉴定机构不得利用中介或个人招揽业务,提取鉴定材料时,应在司法鉴定机构内进行。 2020年9月新京报刊发《买来的“亲生关系”:花3万多,孩子被鉴定为“亲生”》报道,揭露多家司法鉴定机构存在招代理、邮寄血样等违规行为后,司法部再次发文严查亲子鉴定中的“司法黄牛”。 在司法部门进行专项严打之下,不少司法鉴定机构“收手”,但经新京报记者调查,上述提及的美吉司法鉴定所仍在招收代理,为了逃避当地司法部门监管,还将检测结果发往别的司法鉴定所代为出具鉴定报告。 代为美吉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报告的湖南娄底湘中司法鉴定所,也在招收代理。其工作人员表示,该所每月出具上千份司法亲子鉴定报告,他们对娄底本市的被鉴定人采取上门取样或要求到所取样,但每月只有100份左右的业务量,其余的是为各地代理或合作伙伴所出具的报告,“不查,你就一点问题没有。”

<▲新京报社会部调查组出品
“顶风作案”:严查之下司法鉴定所仍在招代理 “不管是不是你亲生的,我都能帮你做成亲生的。”9月11日,新京报刊发《买来的“亲生关系”:花3万多,孩子被鉴定为“亲生”》调查报道,披露了一名自称马法医的男子,通过“调换血样”的方式,将被鉴定人买来的孩子鉴定为“亲生关系”,引发关注。 调查中记者发现,在互联网上,还有不少与马法医类似的中介,自称与国内多家鉴定机构有合作,可通过上述的方式,办出多地鉴定机构的司法亲子鉴定报告。 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在助产机构外出生的婴儿或申请随父落户的非婚生育无户口人员均需提供具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出具的亲子鉴定证明。除此之外,司法亲子鉴定还被用于财产继承、抚养权等诉讼案件及移民申请中。 然而在司法亲子鉴定中“调换血样”如此轻松,漏洞出在哪?上述业内人士称,鉴定机构违规招收代理,允许代理采集被鉴定人的血样,并通过邮寄的方式送检,在这个过程中,代理可以轻松地调换血样,换上真正有亲子关系的血样送检,从而使非亲生关系的被鉴定人,拿到亲生关系的司法鉴定报告。 新京报刊发上述报道后,司法部办公厅下发《关于开展“亲子鉴定”专项整治活动严厉打击“司法黄牛”的通知》,各地司法部门依据通知精神,制定了“专项整治活动”的方案及整治内容。 2020年11月初,新京报记者先后联系上海、湖南、河南、河北等地多家司法鉴定机构,询问代理情况,但多被拒绝。有鉴定机构人员称,“现在全国都在严查,哪还有机构敢招代理。” 但美吉司法鉴定所仍在招区域代理。 该鉴定所的市场部工作人员廖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以往该鉴定所接收样本后,直接出具鉴定报告,目前因当地司法局严查违规鉴定,他们对收到的邮寄样品检测后,直接将数据结果发往湖南娄底市湘中司法鉴定所,委托对方出具司法鉴定报告。 廖女士称,当地司法局要求当事人必须到鉴定所内采集血样,外地的客户很少能来采样,所以只能找外地的鉴定机构,让他们来出具报告。作为代理,只需要采集血样、让客户填写司法鉴定委托书,邮寄到美吉司法鉴定所,一周内皆可收到湘中司法鉴定所的报告。 违规鉴定:假名假指纹假血样鉴定成“亲子关系” 廖女士提供的该所亲子鉴定规范及相关视频显示,代理在采集血样时,需要对采血过程录制视频,画面需拍摄到被采样人的脸部、DNA采血卡上的血迹等信息。 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介绍,司法部规定,除了当事人到鉴定机构采集检测样本的方式外,在当事人因特殊原因不能到场的情况下,鉴定机构也可委派至少两名工作人员上门采样,拍摄视频就是为避免被鉴定人的血样被调换。 “有鉴定机构用代理采集血样,并邮寄鉴定,调换作假的漏洞太多。”这名业内人士称,司法部曾多次发文严禁鉴定机构招收代理、邮寄血样鉴定。 11月9日,新京报记者以“贾迪”为名,分别填写了做亲子鉴定所需的司法鉴定委托书、无法提供身份证明的情况说明等材料,并自采了3份真正具有血缘关系的血样,以“贾迪”一家三口的名义送检司法亲子鉴定材料,于11月10日下午寄往上海美吉司法鉴定所。 11月14日,记者收到了从娄底市湘中司法鉴定所出具的、编号为[2020]物鉴字第3574号的司法鉴定报告。原本与记者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在鉴定报告中被认定为记者的亲生子女。鉴定人为曾某某、倪某。湘中司法鉴定所官网显示,前述两人分别为该鉴定所的主任、副主任。 新京报记者留意发现,这份由湘中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报告中鉴定受理日期为11月12日,而11月12日,记者从广西邮寄的样本,刚刚被送到美吉司法鉴定所。在鉴定报告的附页,此前提交的被鉴定人合影照片,被做了图像处理,手写的被鉴定人签字也被改动。 廖女士解释称,因这份送检材料中所写的名字是繁体字,不符合要求,所以做了一些处理,除此之外,对其他不符规定的资料也做了修改。 廖女士翻拍的“无法提供身份证明的情况说明”显示,该说明中,记者所写的名字及指纹,均被重新填写并按指纹。“我们帮其他代理处理过很多类似的事儿,代理填的不规范,我们寄回去让其重新填写或找其他人直接帮忙填写按指纹。”廖女士称。
材料中签字及指纹被修改。 新京报记者程亚龙 摄
逃避监管:鉴定邮寄样品委托第三方出报告 据司法部官网查询,美吉司法鉴定所组建于2015年,主要从事法医物证鉴定,先后获得个体识别、二联体亲权鉴定、三联体亲权鉴定等授权证书,该所拥有法医物证鉴定资质的执业鉴定人共计9人。 11月18日,在位于华东某市的美吉司法鉴定所,新京报记者以代理身份见到自称负责全国代理业务的廖女士。参观中,采样室内,工作人员正对被鉴定人进行采样。 廖女士称,根据当地司法局的要求,鉴定人必须到鉴定机构内采血,且鉴定室内还需安装有摄像设备,以保证采血过程符合规范,所以只有被鉴定人到鉴定所采集样本,他们才能出具美吉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报告。 “你们的客户都在广西,不可能让他们跑到这里来抽血。所以我们想了一个办法,就是我们做实验,让湘中法医鉴定所出报告。”廖女士称。 在美吉司法鉴定所四楼的实验室外,十几平米大小的展厅一角,堆存着多份已拆封的快递袋。“这些快递袋都是邮寄样本的包装。” 廖女士告诉记者,他们的代理在全国多地都有,通过邮寄的方式送来的样本,都会直接被送到位于此处实验室,其中司法亲子鉴定业务,鉴定人员在作出实验数据后,会在四楼直接发往湖南娄底市的湘中司法鉴定所,由对方出具报告。 “我们做实验,他们就是负责出鉴定报告,在落款处签上鉴定人的名字、盖公章,然后邮寄。”廖女士称,事实上,鉴定报告中签字的鉴定人,并未参与实验,他们在报告上签字就行,“这些都是要给钱的,每份七八十元”。 交谈中,廖女士透露,今年9月份之前,代理通过邮寄样本方式做的司法亲子鉴定,他们都能自己出具报告。9月后,他们才开始委托湘中司法鉴定所出具报告。 对于代理业务,廖女士表示,根据各地司法部门对亲子鉴定的定价,每个样本的收费在1200元左右,而她只收取代理每个样本350元,代理可以在各地再发展下线,“都能赚钱”。 廖女士称,他们在重庆的一名代理,就是通过发展二、三级代理拓展业务的,“每个月大概邮寄100余例样本”。
美吉司法鉴定所工作人员谈代理收费。新京报记者程亚龙 摄 对于设置代理可能存在“调换血样”的漏洞,廖女士并非不知情。其称,记者可以对采样视频中的DNA采集卡上的血样形状,与实际收到的采集卡中的血样形状对照,“没有形状完全一样的样本”。 但廖女士并未提及他们对样本是否会进行核对,记者在实际操作中,向美吉司法鉴定所邮寄了血样形状与视频中差异较大的样本,也未被发现。
记者寄往美吉司法鉴定所的3份血样。新京报记者程亚龙 摄 代出报告:一鉴定机构违规鉴定报告月超千份 作为美吉司法鉴定所的合作伙伴,娄底湘中司法鉴定所针对电话咨询比较谨慎。 11月21日,新京报记者以想给孩子落户需做亲子鉴定为由,电话咨询了湘中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流程。一名工作人员称,落户必须做司法亲子鉴定,需要当事人到鉴定所内采血,并填写相关的委托书:“做的话,必须本人来,邮寄血样是明确禁止的。” 电话咨询中,湘中司法鉴定所的要求十分合规,但新京报记者通过多方打探了解到,该鉴定所实际也在招收代理。 湘中司法鉴定所位于娄底市长青街。11月23日,新京报记者联系上该鉴定所负责人的哥哥曾先生,并以代理身份参观了该所。 在该鉴定所的预检室内,办公桌上叠放有约上百份司法亲子鉴定材料,通过鉴定委托书中的联系地址可见,这些材料来自河南、重庆及湖南多地。 在该所从事亲子鉴定相关业务的曾先生表示,娄底本地的被鉴定人,一般会被要求到鉴定所内采集血样,不能到所的,会委派工作人员上门采样,但娄底市以外的鉴定,均由代理采样,邮寄到所。 根据曾先生的说法,湘中司法鉴定所平均每天要邮寄出近100份司法鉴定报告,而娄底本地的,每个月仅100份左右。也就是说,每个月该所至少出具千余份司法亲子鉴定报告,大部分报告均存在邮寄样本或代理代采等违规问题。
鉴定报告显示:记者与无血缘关系的孩子为“亲生关系”。新京报记者程亚龙 摄 
这么多的业务量从何而来?曾先生称,他们除了自己及代理招揽的业务外,还接收外地一家鉴定机构的委托,为他们出具司法鉴定报告,“加一起这么多”。 通过司法部官方查询可见,娄底市共有9家司法鉴定机构,其中仅湘中司法鉴定机构具有物证鉴定资质,可以从事亲子鉴定业务,而该鉴定所只有3名具有资质的物证鉴定从业人员。 “3个鉴定人,每月出上千份鉴定报告?司法局不查吗?”面对记者的询问,曾先生并未直接回应记者,而是说“查的话就有事儿,不查的话,你就一点问题没有。”
仅3人有法医物证鉴定资质的湘中司法鉴定所,每天寄出近百份鉴定报告。新京报记者程亚龙 摄
根据司法部办公厅于2016年下发的《关于规范司法鉴定机构开展亲子鉴定业务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司法鉴定机构不得委托其他司法鉴定机构或单位、个人代为受理亲子鉴定委托,不得利用中介组织或个人招揽业务;严禁司法鉴定机构通过邮寄、当事人自行送检等方式获取亲子鉴定材料;严禁委托其他鉴定机构或其他单位、个人代为提取鉴定材料;司法鉴定机构开展亲子鉴定业务,必须由本机构的司法鉴定人利用本机构自由的仪器设备实施鉴定活动。
而实际上,娄底市唯一一家具有亲子鉴定资质的湘中司法鉴定所,多数鉴定业务的检材采集、样本送达、鉴定人检测签字、报告出具等,都存在违规行为。
 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湖南新闻网 Copyright @ 2020-2021 湖南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