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 朱朝阳原型紫金陈:我需要活得更通透一点

朱朝阳原型紫金陈:我需要活得更通透一点

标签: 2021-04-02 23:33

6月23日傍晚,紫金陈趿着一双人字拖,穿着一身运动服从公司赶来。他有些疲惫,在过去一周,《隐秘的角落》热播,令他前所未有地忙碌。
 这是一部根据他的小说《坏小孩》改编的网剧。“这几天《坏小孩》卖到脱销啦,出版社加印了三次,哎呀,没有想到剧会这么火的咯。”紫金陈讲话时语速很慢,带着江浙口音。 很多朋友联系他,有的找他要书,有的请他帮忙问演员要签名,还有的直接用他学过奥数的经历,来给自己开的补习班打广告。近十家媒体抛来了采访邀约,尽管紫金陈不喜欢社交,却也不好意思拒绝。 上一次,紫金陈的小说引起热议还是在2017年,他的“推理之王系列”第一部《无证之罪》网剧版上映。 但这一次,除了小说,他的个人经历也引发关注。6月24日在网剧播出之时,“朱朝阳的原型是紫金陈”这一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榜第一位。而朱朝阳和剧中人物的原生家庭也是网友热议的话题。 父亲给他发来消息,“就算小时候我对不起你,几十年过去了,我也老了,希望你以后记者问要实事求是一点,我在朋友圈还要面子的。” 紫金陈回复父亲:“我把故事告诉记者,不是为了报复你,是为了说出埋藏二十多年的故事,我与过去做一个和解。” 在他心里,早已原谅父亲。但是“我已经三十五岁,童年经历造成我很多敏感自卑的性格缺陷,我需要活得更通透一点。”
《隐秘的角落》剧照。剧中的朱朝阳。
父亲 6月16日,《隐秘的角落》播出那天,紫金陈一回家就开始追剧。他最喜欢的角色是张颂文扮演的父亲朱永平,有段戏中,父亲朱永平和儿子朱朝阳见面,他在包里装了只录音笔,朱朝阳发现后,开始心理战,把自己的委屈和盘托出,朱永平听了,一边吃东西,一边羞愧得抬不起头。 紫金陈感慨,这个镜头实在拿捏得太好了。 在小说中,发现父亲带了录音笔是促使朱朝阳“黑化”的关键情节,正是父亲彻头彻尾的冷漠和不信任,让朱朝阳对他起了杀心。而在网剧里,这一情节成为了父亲转变的开端,他反思起自己对儿子的态度,尝试去做一个好爸爸。
《隐秘的角落》剧照。
类似的改编在剧中还有很多。比如孩子们勒索张东升的动机从单纯想要钱,改成了给普普弟弟治病。紫金陈并不排斥这样的二次创作,“我最想表达的是,三个小孩和张东升,这几个处在边缘的人物,是怎样被家庭和社会环境影响的,网剧在不抛弃这条主线的前提下,再往里面加东西,是我觉得很高明的地方。”
在结尾,片方埋下了一些暗线,网友们抽丝剥茧,不断进行各种解读:普普最后有没有活下来?朱晶晶的死是不是因为朱朝阳见死不救?许多人开始讨论原生家庭对剧中人的影响。 一些朋友找到紫金陈,想知道原作者怎么回应。 紫金陈沉寂已久的初中同学群也变得热闹起来,大家开始议论剧情,回忆起和紫金陈相关的中学往事。只有紫金陈的两个好朋友发现了秘密:朱朝阳的身上,有很多紫金陈的影子。 紫金陈出生在宁波南边的石浦镇,和剧中的湛江一样,是一座渔业发达的沿海小城。月牙形的海岸边,常年停泊着大大小小的渔船。浪花拍打沙滩,冲刷掉游人留下的脚印,留下螃蟹、蛤蜊和小贝壳。海风吹来,有时轻柔,有时锐利,混杂着一股咸腥的气味,从一排排低矮的房屋间穿堂而过。 
上世纪90年代,紫金陈的父亲也做起了渔业生意,开了一家水产厂,占地五六亩,一年能挣上百万,是当地排得上号的有钱人。9岁那年,父亲出轨,和母亲离异,娶了新的妻子,生下一个女儿,买了豪车和别墅。 当时,紫金陈和母亲过着拮据的生活,住在一间破旧的老房子里,光线不好,常年阴暗。母亲刚从百货公司下岗,在镇上找了份景区售票员的工作,收入微薄。饭桌上,母亲偶尔也会埋怨起紫金陈的父亲,和那个破坏自己家庭的女人。
紫金陈的家乡石浦,一座渔港小镇。的人物形象第一个被创造了出来。构思好第一个人物后,故事暗黑的基调也定了下来,为了形成反差,他给两位主角起的名字是“朝阳”和“东升”,互相照应,“因为他们都活在阴沟里,却渴望生活在阳光下。” 《坏小孩》的原著是一个暗黑向的故事。小孩朱朝阳把朱晶晶推下窗台,威胁张东升杀死了父亲朱永平和他的妻子王瑶。看着普普和丁浩被张东升毒害后,他用刀刺死了张东升。最后,通过一本事先虚构的日记,朱朝阳摆脱了犯罪嫌疑。 “我需要活得更通透一点”
 2013年,浦睿文化时任总编张学松读到紫金陈的小说后,很快去杭州把他签了下来,回到上海后,他对同事说,“我们马上要签一个国内最强的推理作家”。 紫金陈的正在写作的紫金陈。新京报记者 周小琪 摄
“每到这种时候,我都会自我怀疑,我是不是没有才华?以前那些能打动人的情节,都是我靠蛮力硬想出来的,而不是靠天赋”。情绪的低潮袭来时,紫金陈会把自己封闭起来,不跟任何人讲话,大口大口地吸电子烟。 紫金陈想起2014年,第一次去北京的时候,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和行色匆匆的人们,他觉得有些羡慕。他向往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每个人都是孤独而自由的个体。 紫金陈偶尔会去看百度的“流浪吧”,他想体验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人生。他说,等以后不写小说了,要带上几千块钱去流浪,第一站便要选黑龙江鹤岗,看看房价这么低的城市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在物质上,我的需求是很低的”。在浙江,有钱人都会戴名表、抽好烟,但紫金陈不追求这些,他从来没买过奢侈品。“我很爱挣钱,但我挣钱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世俗对人的评判标准,也是为了实现小时候定下的那个目标。” 这些天来,紫金陈的名字传遍了全网。6月24日,有媒体报道了紫金陈的童年经历,话题“朱朝阳的原型是紫金陈”也登上了微博热搜榜第一位。紫金陈听母亲说,石浦老家的亲朋好友们也都知道了。 第二天,父亲在微信上给紫金陈发来一条消息,说,“就算小时候我对不起你,几十年过去了,我也老了,希望你以后记者问要实事求是一点,我在朋友圈还要面子的。” 紫金陈想了一会儿,文 | 新京报记者 周小琪

湖南新闻网 Copyright @ 2020-2021 湖南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