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济 >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外卖骑手保费之殇:生于众包,困于“3元”

标签: 2021-01-13 23:34

<
住户半掩着门伸出一只手接过外卖,还没看清楚住户长什么样,外卖员李兵(化名)就脱口而出了那句说过上百次的话“祝您用餐愉快”,便迅速下楼,跨上了停在小区楼下的电动车。

李兵和此前43岁蜂鸟骑手韩某一样,都是众包骑手。日前,韩某在给饿了么外卖配送途中猝死,引发社会热议。因韩某属于众包骑手,与饿了么平台没有劳动关系,饿了么只愿给家属提供人道主义赔偿2000元,其他则由保险公司理赔。而韩某唯一能依赖的保障就是自费购买的1.06元意外险。据红星新闻报道,保险公司表示只能赔3万元。如此少的保险理赔引发关注,外卖员猝死一事随即发酵。
1月8日,饿了么针对社会关注的外卖员猝死一事发表声明称,今起平台猝死保障额提升至60万元。

饿了么方面表示,对外卖员的意外身故保障工作做得还不够,还要做更多,即刻起,该公司将在”蓝骑士关爱金”中继续追加类似情形下的专项抚恤金,让全体蓝骑士(饿了么外卖员)家庭享有保险和关爱金的双重保障。

其次,饿了么还称,当下众包骑士的保险结构不尽合理,承保金额也依然有所不足,饿了么将推动改进保障提升和结构优化事宜,将保额提至60万元。在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平台将提供抚恤金。本次事件中的60万元抚恤金将在本周内交付外卖员家属。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兴起,众包平台也应运而生。一方面灵活就业,一方面却没有“五险一金”,众包平台发展至今也被讨论至今。新时代下,灵活用工冲击原有劳动关系认定,用工平台应该负有哪些责任?众包骑手需要如何维护自身权利?灵活用工领域应该如何规范发展?
头盔印美团,上衣印饿了么
他们是“就业灵活自由”的众包骑手
1月8日12时,李兵戴着印有美团logo的头盔穿着蓝色印有饿了么的衣服敲开了北京大兴某家住户的门,“您的餐到了”。
“众包的话没人管,几点上班都行。”刚刚是李兵今天送完的第10单,近来北京气候寒冷,李兵上午9时才起床,“我们可以随时上下班,没什么打卡罚款的要求,但是超时和提前点送达会罚款”。
1月9日0时35分,北京气温已经零下9摄氏度,32岁的外卖员薛阳(化名)正在青年路一家餐馆抢单。薛阳同时接美团众包和饿了么众包两个平台的单子。之所以选择众包模式而不是全职,他表示主要是为了自由,不受约束。 一个小时内,7单里顺利送出去6单,一单退回,他算下来总共挣了60多块钱。1时40分左右,薛阳发来消息称,这会又接了3单。
李兵和薛阳都是众包大军中的一员。众包模式是指一个公司或机构把过去由员工执行的工作任务,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给非特定的人。以蜂鸟平台的用户协议为例,蜂鸟在用户注册成为众包骑士前会与用户签订用户协议。
小天也在外卖行业摸爬滚打多年,如今是武汉一个外卖站点的负责人。他介绍,目前外卖平台专送骑手和众包骑手的占比基本上达到6:4,“众包骑手流动性很大,因为没有任何人限制他每天要不要跑单,要跑多久。属于那种随时想上就上,想不上就不上的。”
流动性大与入门门槛低有关。小天介绍,申请人只要没有犯罪记录,有健康证,下载一个蜂鸟众包APP,注册后缴纳99元或者199元押金就可以开始接单。“接单模式不是系统派单,靠抢单系统;偶尔会有指派单,指派单的数量,跟押金缴纳的金额、跑单时长相关(跑越久跑单等级越高)。跑单的佣金不固定,越近的单越便宜。次日结算。”
众包骑手平台抽成较低,小天介绍,“专送有配送服务质量的保障,配送中出现任何问题都有配送站点承担,但是平台抽成较高。众包骑手配送范围大,但是没有配送服务质量保障,平台抽成略微低一点,大概是17%左右。
与此同时,工作灵活性较高。“订单来了,呼单后,众包骑手可以自己选择接单或者不接单,会出现来了订单,商家已经出餐,但是没有骑手接单,导致订单取消,商家餐品白做。另外,众包骑手跑单,超时会扣钱,投诉会扣钱,但是差评,不扣钱。”小天表示。
李兵也表示,众包较为自由,但也有配送员是专送的,“专送有站长管,成天管着你开会啥的,咱众包的就不用了,但是人专送工资会相应高一些”,同时众包也能接不同平台的单,多个平台都进行注册,不受限制。
互联网经济催生众包模式
法律纠纷多,劳动关系难认定
外卖、闪送、同城配送等与大众生活息息相关的服务都属于即时物流。物流专家赵小敏表示,目前即配平台的常见物流履约模式包括分包、专送、众包等,但众包模式在其中占比超过七成,且未来依旧是主流。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人瑞人才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中国灵活用工发展报告(2021)》蓝皮书显示,2020年企业采用灵活用工比例同比增逾11%,达到55.68%;超过四分之三的企业主要出于“降低用工成本”这一动机使用灵活用工。
“基本上需要大劳动力的领域,都能看到众包模式,如果没有众包模式,外卖等行业不可能发展这么快,一个平台要去招募几百万人,还要进行管理培训,需要大量的人力与财力投入,但与这种第三方外包公司合作,平台的工作量相对来说轻松一些。”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表示。
目前,互联网公司美团、饿了么等多个平台都在使用众包模式。赵小敏表示,众包模式的优势明显,利用社会闲散资源,降低成本,平台撮合交易效益高、收费多样化、提交成交量。另一方面,订单配送稳定性会受到挑战,法律纠纷多见,也会面临一些道德批判。
此次外卖员猝死引发争议,外卖平台究竟与众包配送员有无劳动关系,应不应该进行大额赔偿成为大众关注的重点。、恶劣天气补贴等组成。李兵介绍,夏天平均每单赚4.5元派送费,冬天平均每单赚8元配送费。
众包骑手没有五险一金,没有签任何劳动合同。小天表示,“众包骑手工作权益保障几乎没有。出任何事都只能自己解决,包括但不限于:车辆在配送途中坏了自己解决、出了交通事故自己走保险流程、商家客户的各种问题,都是自己解决。”
谈及保险,也是一名同时兼职饿了么和美团外卖两家平台的众包外卖员,他表示,“每天上线就会扣3元,我同时干两家,就要每天扣6元”。王海一称,不知道3元的扣款都包括什么,只是平台每天都会扣,目前也没发生过需要理赔的情况。
“专送骑手目前保险每月是120元左右,理赔金额最高达到100万。众包骑手有保险,1天3元,每天从第一单的佣金里面扣除。众包骑手确实跟平台不存在劳动关系,保险流程很繁琐,如果众包骑手自己不会走保险流程,出了事基本上废了。”小天介绍。
“1元的商业保险,理赔金额最高100万,哪个保险公司会去接?”小天反问,外卖员每天缴纳的3元保险,都到保险公司那边去了,不存在有钱被扣下来当成服务费。
当问及对外卖配送员猝死的看法,王海一对记者笑了笑戏称,“很正常吧,我没考虑过用保险的情况,趁着年轻,无所谓了” ,随后骑上了自己的电动车,赶去送下一单外卖。
1月8日,针对外卖员每天被扣3元保费的问题,饿了么在公告中回应称,在目前的众包服务合约中,众包骑士每天跑单前会缴纳3元服务费,由饿了么平台代为收取,饿了么平台会再支付一部分费用,共同交给骑手所服务的人力资源商,委托其为众包骑士提供劳务管理和安全保障等服务,其中约定由人力资源商为骑士投保意外保险。
“骑手应积极通过司法手段保障自身权益”
“呼吁大公司大平台引入第三方保险”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认为,从形式上来看,众包模式的合法性似乎并没有问题,平台作为独立法人有权自主决定是否与其他法人签订协议将部分业务委托给其他企业进行运营,而配送公司也有权自主签署协议并在合法范围内确定协议的内容等。如果在众包模式下的各方合同不存在无效、可撤销等情况的,应当认为这些合同是依法成立并有效的。
“那么在众包模式下的各个合同均合法有效的情况下,众包模式本身的合法性是应当受到肯定的,由于合法性的存在,应认为平台公司是否有逃避用人单位责任的嫌疑的这类问题就显得过于暧昧,不能直接进行法律层面的回答。”韩骁表示。
“就目前情况而言,外卖骑手在保障自身权益过程中,遇到劳动关系的确定、劳务关系的确定的问题的,还是应当积极地通过仲裁、诉讼等手段,要求司法机关进行审查,能够证明构成劳动关系的,可以依据劳动法相关规定保障自身权益。”韩骁建议。
“撇开安全与劳动合同来讲的话,众包模式方便了用户更加快捷的收到产品的送到,这是值得鼓励。但目前对这个群体的健康关怀和劳动体系保障还做得很不够,需要各方面来努力。”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众包模式的员工没有五险一金等保障,互联网平台也不会关注这群人的健康情况,一旦出了事与互联网平台也没有关系。
赵小敏表示,目前在众包模式保障方面,确实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的,但是由于过去发展速度比较快,为了鼓励啊整个平台的发展,监管采用的是灵活、审慎等原则。如今在各平台规模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员工后续的保障需要跟上。呼吁大平台、大公司,可以率先做出表率,例如引入第三方保险等。
“劳动的碎片化也会给劳动者带来成长问题,劳动者可能有更多的工作机会或者说有更多的机会跳槽,时间支配灵活度更高,但如果劳动者一味打零工,不进行系统性学习,没有进行劳动技能转型升级,可能对于劳动者的自身成长不利。对于我国劳动力能力的整体转型升级也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丁晓东表示。
作为多年的行业老人,小天认为,众包是不符合外卖行业发展的产物。近一年以来,众包的日子越来越难做,因为专送有配送质量的保证,一单专送人员充足,会把区域内的众包订单强制切为专送订单。
“众包模式属于外卖行业快速发展中遗留的问题,在发展的同时,人员无法跟上单量增长的趋势。因为外卖平台方面,几乎每年都在降低专送的单价,导致骑手单价下降,骑手就去跑众包了。”小天表示,改变的办法只有外卖平台方面提高专送的定价,骑手价格到位了,单量稳定,就没人去干众包了。

湖南新闻网 Copyright @ 2020-2021 湖南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