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 > 结婚50年深夜杀夫,一个农村女人被家暴吞噬的大半生

结婚50年深夜杀夫,一个农村女人被家暴吞噬的大半生

标签: 2021-01-13 23:34

2020年12月21日,张建国、张建军哥俩为父亲张茂荣办了周年忌日。
按照黑龙江当地风俗,横死之人过世5年后方能入土,张茂荣的骨灰至今寄放在嫩江市殡仪馆棕红色的盒子里。张建国来到殡仪馆,在祭奠台上摆了馒头、肉、烟和苹果,还为生前不喝酒的父亲带了一瓶酒,但没有跪拜。张建军没去殡仪馆,在村里的十字路口烧了些纸钱。
除了悼念父亲,兄弟俩还要筹划到哈尔滨探望母亲。
母亲韩芳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罪名是故意杀人——一年前,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兄弟俩刚刚祭奠过的父亲张茂荣。
韩芳杀害张茂荣的房间,柜子上贴了许多照片。 联兴村。据村民孙秀华回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村里人结婚都要办酒席,但张茂荣和韩芳没办。“他们刚到村里时啥也没有,穷得叮当的。”
对于二人是否办理了结婚手续,村民们众说纷纭,张建国、张建军也从没见过父母的结婚证。唯一确定的是,二人“结婚”时韩芳不足法定婚龄——依据1950年婚姻法,女性年满18岁方可结婚。
在联兴村,张茂荣、韩芳的日子并不美好。他们最早的邻居、现已70岁的孙莲香说,从两人刚到村里起,张茂荣就经常打韩芳,他们起初借宿的人家孩子小,被吓坏了,屋主只好让他们搬走。
因为挨打,上世纪70年代时,韩芳还往娘家跑过几回,又怕被张茂荣抓到。联兴村的邻居陈姐记得,韩芳不敢从村里坐客车走,要先坐渔船渡过嫩江,步行翻过黑山头,再到内蒙古红彦镇坐火车。500多公里的路,要走整整两天。
嫩江西边的黑山头。韩芳年轻时逃回娘家,要步行翻过那座山。  喜欢扭秧歌,在村里牵头成立了“夕阳红”秧歌队。在自家汽修店内修车。 说不打了也没用,回家也是照常打。”后来,张建国也打消了报警的念头。
除了报警,联兴村治保主任栾仁山、村妇联主席赵桂芬也接到过韩芳的求助。栾仁山说这是家庭内部矛盾,只能摆明是非调解一下,“夫妻间哪有舌头不碰牙的时候?”
赵桂芬对张茂荣打韩芳的事印象深刻,但也认为“清官难断家务事”。2015年至2019年,接到求助后她去张家调解过三四次,除了最普通的劝解,她还让韩芳带张茂荣去检查检查,看看是不是得了精神病。
2016年,当时反家庭暴力法实施,赵桂芬特意选在张茂荣家开了现场宣传会。她花了半个多小时,逐字念完了全部法条,说国家已经把“禁止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写进了法律。
当着二三十个村民的面,赵桂芬告诉张茂荣,“张叔,以后有法保护我婶了,再打仗该制裁你了。”张茂荣笑笑,“知道了,不再干仗了。”
2016年,赵桂芬曾带着宣传单到张茂荣家开反家暴现场会。

湖南新闻网 Copyright @ 2020-2021 湖南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