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济 > 龙江航空易主江苏成定局,民营航司掀起“卖身潮”

龙江航空易主江苏成定局,民营航司掀起“卖身潮”

标签: 2021-02-10 23:33

以7.71亿元价格竞得。

江苏艾方是何许人也?企查查显示,江苏艾方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2019年2月该公司还曾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南京市玄武区市场监管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一波三折的拍卖之路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12月27日发布的《金东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哈尔滨亚翔航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哈尔滨湘玉金制品销售有限公司、龙江航空有限公司、张玉铭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执行裁定书》显示,龙江航空前股东哈尔滨湘玉金制品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玉公司”)和该公司执行董事张玉铭认为龙江航空的第二次拍卖行为违法,提出书面异议。

拍卖公告显示,龙江航空有限公司股东部分权益价值项目包括哈尔滨亚翔航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持有龙江航空有限公司61%股权、哈尔滨湘玉金制品销售有限公司持有龙江航空有限公司37%股权,共计98%股权。

湘玉公司和张玉铭认为,此次拍卖参照已过期的评估报告,没有考虑评估基准日后龙江航空公司接受的2.6亿投资对股权价值的影响,程序违法。此外,执行法院于2020年12月8日向该公司送达(2019)黑01执629号执行裁定书,以买受人悔拍为由裁定对案涉股权重新拍卖,同时又继续接收买受人的拍卖尾款,程序违法。另外,执行法院在处置案涉股权过程中作出的重新拍卖裁定表述不准确,异议人无法全面知晓拍卖顺序,执行法院意图掩盖违法拍卖的事实。因此,湘玉公司和张玉铭请求法院撤销执行法院2020年11月24日对案涉股权的拍卖行为,重新审计、评估、拍卖案涉股权。

一切要追溯到今年9月30日,因与投资方之间的纠纷被诉诸法院,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对龙江航空98%股权进行拍卖,龙江航空也成为了国内首家被拍卖的航空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龙江航空于2014年获民航局批准筹建,主要经营国内航空客货运输业务。旗下共有3架A320飞机及2架A321飞机。

根据司法拍卖公告,龙江航空总资产为12.34亿元、总负债8.22亿元,资产负债率约为66.7%。由于股东实力不强、无力提供龙江航空所需的庞大资金,长期以来,龙江航空经营困难。其大股东哈尔滨亚翔航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和哈尔滨湘玉金制品销售有限公司,因融资租赁合同纠纷等事件,共累计7次被法院冻结股权。

9月30日,龙江航空被北京盛达金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盛达”)拍下,成交价8.06亿元。不过,第一次易主后,交易节外生枝,因在规定时间内北京盛达未能缴纳相关拍卖款,第一次拍卖最终流拍。而根据拍卖相关规定,该公司此前在竞拍时支付的6500万元(人民币)保证金将不予退还。

值得注意的是,第一次拍卖被业内认为是龙江航空“左手倒右手”。企查查显示,于2014年退出北京盛达的原股东北京盛达瑞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大股东和实控人是龙江航空的实控人兼董事长卫洪江。

在首次交易流拍的情况下,10月22日,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决定第二次拍卖,并于同日发布拍卖公告,定于2020年11月24日拍卖案涉股权,其中龙江航空原大股东哈尔滨亚翔航空在同等条件下享有优先购买权。

11月25日,竞买人江苏艾方以7.71亿元的成交价拍得龙江航空有限公司98%股权对应股东部分权益价值项目。企查查显示,江苏艾方成立于2015年1月13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邓蓉蓉。该公司股东均为自然人,其中实控人邓蓉蓉持股60%及袁方持股33.3%,崔宁仙持股6.7%。该公司2015年1月成立于南京市玄武区,经营范围包括资产管理、投资管理、实业投资、股权投资、为企业资产的重组、并购及项目投资提供策划服务、企业清算与破产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2月,江苏艾方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南京市玄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企业名单。

不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12月8日,法院作出(2019)黑01执629号执行裁定书,以买受人艾方公司未能在规定期限内缴纳尾款为由裁定对案涉股权重新拍卖,裁定书于12月8日送达上述异议人,但异议人拒收,后于12月11日签收。在这期间的12月7日至12月15日期间,江苏艾方陆续将拍卖款全部汇入法院本案专用账户。12月18日,法院终止重新拍卖裁定书。

法院认为,执行法院在买受人艾方公司未按规定期限支付拍卖款的前提下,作出重新拍卖裁定并无不当。考虑到该案执行标的数额巨大,艾方公司虽逾期8天付清拍卖尾款,但案涉股权的拍卖目的得以实现。哈尔滨湘玉金制品销售有限公司、张玉铭的异议请求已被驳回。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本裁定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12月29日,针对湘玉公司是否可能申请复议,贝壳财经记者致电公司,但截至发稿无人接听。

龙江航空一波三折的拍卖之路结束,易主江苏艾方基本已成定局。

民营航空掀起“卖身潮”

龙江航空曾经历高光时刻。

据官网介绍,龙江航空有限公司是于2014年7月4日获民航局批准筹建的一家公共运输航空企业,同年9月3日,龙江航空有限公司在哈尔滨市香坊区工商局正式注册,注册资本为8亿元,总部位于黑龙江哈尔滨。2016年4月和6月,龙江航空曾先后引进两架空客A321型飞机。截至目前,龙江航空旗下共有2架A321飞机和3架A320飞机,其中两架二手A320飞机是今年6月、7月才刚刚引进的。

据当地媒体《黑龙江日报》2015年报道,龙江航空公司的建设运营,彻底结束了黑龙江省没有本土民用航空的历史,并构建省内45分钟航空圈。该公司投入运营后,将吸引更多国内外游客来黑龙江、哈尔滨旅游观光,同时还将拉动黑龙江省商贸、旅游、酒店、餐饮、观光景点等行业的发展,未来5年至少提供上万个就业岗位。

不过,龙江航空经营惨淡。评估报告显示,2016年至2019年8月期间,龙江航空始终处于亏损状态。其中,2016年至2018年分别实现营收0元、1.08亿元和1.56亿元,亏损1.03亿元、4122万元、1.62亿元。2019年前8个月营收1.12亿元,亏损6181万元。

龙江航空仍在开辟新航线。今年11月7日,龙江航空开通了哈尔滨-银川-嘉峪关的新航线;12月2日,龙江航空开通了临汾-海口往返航线。

龙江航空的遭遇并非个例。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全球航空业大洗牌。各地航司减薪、裁员、停飞甚至破产的消息比比皆是,中小型航司生存状况如履薄冰。据此前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测,全球航空需求或需5年才能恢复至疫前水平。

尽管国内航空市场早于国际恢复,但中小航司寻求资本运作进行“自救”早已开始。

今年8月4日,云南瑞丽航空公司控股股东云南景成集团与无锡市交通集团签订股权转让框架协议,正式启动收购瑞丽航空有限公司控股权;9月16日,青岛城投集团与南山控股举行青岛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战略重组交接仪式,青岛航空从全资民营航空企业正式转型为全资国有企业。

不过,在疫情之前已有类似操作。2019年9月,云南红土航空更名为湖南航空,截至目前,同程旅游集团通过旗下两家公司合计持股51%,湖南省新兴产业股权投资引导基金持股26%。

民航业内专家綦琦认为,“像龙江航空这样的地方航企资源在市场上还是相对稀缺的,该项目引发投资方竞逐并不令人意外。受疫情影响,航空出行需求骤减,机票销量与疫情前无法同日而语,同时,维持运营还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航企的现金流已经出现了吃紧的情况。而且,不少民营地方航企没有足够的能力拿到低成本融资,‘活着’已经成为它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綦琦还表示,当前,地方政府和国资也愈发充分地意识到民航业拥有强大的经济拉动能力,而相关客运牌照获批难度大、时间长,因此,拥有资质的地方航企也成了各方眼中的“香饽饽”。双方一拍即合,越来越多的民营地方航企逐渐国有化也就是情理之中的趋势了。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张泽炎

湖南新闻网 Copyright @ 2020-2021 湖南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