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汽车 > 起底汽配店乱象:零配件翻新卖?轮胎改期?一条街“凑”出一辆车

起底汽配店乱象:零配件翻新卖?轮胎改期?一条街“凑”出一辆车

标签: 2021-02-10 23:33

今年10月中旬,新京报报道称,记者先后应聘进入两家知名汽车品牌的4S店卧底暗访,发现了诸多惊人乱象,包括4S店员工在车辆定损前砸坏零配件、车主购买的清洗剂被倒掉、推销超量油液再被截流回收等。

11月27日,新京报记者多方采访发现,汽车后市场同样存在着将机油以次充好降低成本、修改轮胎日期、零配件翻新回收等诸多问题。

此前有机构预测,随着我国汽车保有量的稳步上升和车龄的增加,汽配行业市场规模在5000亿元左右。独立后市场体系内流通环节的冗长,直接导致零配件从供应商到消费者,经过多重流转后价格已然翻了几倍,且整体流通效率低下。

不仅如此,国内目前尚无统一的配件编码和认证体系,而且配件信息存在很大的不透明性,流通环节中部分参与方,为了获取高额暴利,售卖大量以次充好、贴牌等假冒伪劣产品。

机油以次充好 成本可降一半

“机油出现的问题一般就是灌装,把低级别、低价格的机油罐装到高级别、大品牌的机油桶里”,一名汽配店王老板向记者表示,以一桶300元的机油为例,如果正常售卖,机油的成本在200元左右,如果以次充好,汽配店则可以将机油的价格降低至100元左右,正品壳牌机油的市场价一般在100元左右,假壳牌机油则可能按照65元的价格售卖。

上述汽配店王老板表示,消费者平常在汽配店难以对此进行识别,部分机油已经进行罐装,消费者看不出来,即使有的机油包装不同,消费者问起时,汽配店也可将“升级版、大包装”等话术作为理由来应对消费者。尽管国家有专门的鉴定部门可提供机油鉴定,但“很少有消费者为了机油专门去这些机构”。

此外,截余机油的情况也可能发生。新京报今年10月报道,有部分4S店会截留变速箱油,从62元一瓶的刹车油到120元一桶的防冻液,技师都会整瓶整瓶地截留下来。据一名员工介绍,这些被截留下来的油液产品,在下班之后都会被4S店统一回收。

而谈及使用假机油、过期机油的危害,汽修店王老板告诉记者,积炭过多造成拉缸、爆油、爆瓦都是可能的事,动力缺失、车抖,也都有可能发生。

乱象背后,是利益驱动。上述汽配店王老板以每个月进店100辆车为例称,一般到店保养的车辆占比为30%-50%之间。真机油的进货价格是110元,而假机油的进货价格是65元,其中有40元的价差。再卖给到店保养的客户,一个月大概能赚3000元-4000元之间。

“一般市场上黄壳机油销量最高,也就成为了不少造假分子的目标,美孚机油、壳牌机油都曾被造假。”王老板表示。

记者注意到,有汽车机油行业分析报告指出,2019年汽车机油行业市场规模预计在4500亿元左右,预计同比增长24%。报告称,国内及国外供需情况短期难以达成平衡,汽车机油行业市场需求旺盛。

2018年,汽车机油行业共有62家企业完成了70笔融资,融资总额达到231.93亿元。其中不乏企业获得阿里、红杉资本等机构130亿人民币战略投资,大幅提高了汽车机油行业融资总额,显示资本向主流企业靠拢的趋势。

但报告也指出,汽车机油行业仍存在不少问题,包括行业产品制造与服务过程中的技术短板问题、行业相关制度缺乏规范与标准问题、管理混乱各自为政的问题、如何提高行业服务能力和应用能力的问题等。

以次充好的不仅仅是机油,还有汽车贴膜。

云南网2016年4月就曾报道,爆料人吴先生在昆明某汽配城市场花1000元钱购买了汽车全车贴膜,可这款所谓的“3M”品牌贴膜使用了不到三个月时间,就出现起泡、翘起等现象。报道称,有销售太阳膜的批发商透露,不少店主都是通过销售假冒的品牌太阳膜来牟取暴利,有的甚至用几块钱一米的太阳膜来冒充几百元一米的品牌太阳膜。

对于上述情况,王老板向记者表示,现在贴膜相关问题也十分严重,“贴3M品牌的贴膜,全脸一般需要1500元,但有的店会告诉消费者可以只花500元,这个价格就不符合3M膜的成本,很大概率是假的”。王老板表示,3M的贴膜本身具有防紫外线等多种功能,如果买到了假的贴膜,可能就是花冤枉钱买了一张塑料纸。

机油与贴膜为何频频遭到“调包”。新京报今年10月19日刊登评论称,就像手机维修行业个别从业者会借机偷换零部件一样,部分4S店之所以敢过度维修、假保养,究其关键原因,就在于汽车维修保养具有很强的专业性,现在私家车普及甚广,但很多司机都是“修车小白”,并不懂车辆维修,加之4S店维修保养的场景又有强封闭性的特点,车主通常也不会紧盯,所以各方对车辆维修、保养很难进行有效监督。

“对此问题,显然不能只靠车主自己涨知识懂维修、长心眼防止被挖坑去解决。更重要的解决办法,还是加强事前预防、事中监督、事后警示”有评论称。

零配件翻新回收 一条街能“凑”出整车

除了在机油上“动手脚”以获得更多利润之外,故意砸坏汽车零件也是此前部分汽修店的惯用手法。

“在汽配以次充好集中的街区,你甚至能直接在那条街上‘凑’一辆汽车出来”,被问及汽配店私自更换零配件行为是否普遍时,李老板这样回答。

“现在有很多车报废之后,在保险公司定损后被汽配市场回收,回收后会被卖到修理厂进行维保,有的零部件会直接重新装到车上”,王老板表示,可能正常零配件的价格是1500元,报废车上的零配件价格就是500元,其间差价就被汽配店赚取了。

李老板则向记者表示,这种做法在行业里叫“种豆”。他介绍称,消费者来店里只做保养,带来的收益太低,汽配店就会给消费者的车“种豆”,等将来车出了问题就能“收获”。

他举例称,有的汽配店会将汽车的插头拔松,车主开走后发现车辆时好时坏,回汽配店检查,汽配店就称是车辆传感器出了问题,需要维保,按照传感器进行高价收费,实际上只是将插头进行更换,维保成本很低。

“还有很多车主一去检查,店里就说减震器漏油了,实际上店里可以趁着车主不在,在减震器上挤一点机油”,李老板表示,减震器需要2根、4根同时换,更换时还可以用旧的减震器替换,给旧的减震器喷漆,消费者也看不出来,新减震器就被换成了旧减震器,自己还要出许多钱。

李老板还介绍,此前不少汽配店会修改轮胎日期,“因为轮胎是一次性商品,消费者也担心放太久了质量下降”。

此外,市场上还有不少次品轮胎被厂家淘汰,汽配店进货后“动些手脚”继续将轮胎售卖,也可以赚取利润。李老板举例称,多年前曾有厂家因将145轮胎误做成155,只能以低价处理了1万条轮胎,处理价格为30元左右,这批轮胎到市场上也曾被人收购后按照正品轮胎售卖。

而自2017年起,山东有许多汽配店出口转内销,导致国内轮胎价格下降,“杂牌”进价下降至200元左右,这些轮胎在市场上以“正品”的身份卖给消费者可以卖出500元的价格。从具体操作来看,汽配店只需要购买这些“杂牌”轮胎进行贴牌,非常方便。李老板估算,每家汽配店每个月能出售2000个自己贴牌的“杂牌”轮胎,利润就能达到几十万。

与“贴牌”相似的是,即使有的发动机带有二维码或发动机号,汽配店也可以把原二维码盖住,或做一个新的二维码覆盖上去。

更有甚者,为车主进行强制修车。

湖南新闻网 Copyright @ 2020-2021 湖南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